嗯,U想怎么样。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伟大的JP

请容我先向尊敬的圆通快递先生表白:

U是......

一纯的......

BH+NC化身!

LN上G上得心情很阴郁,你还敢往刀口上撞!


三天前打一电话问我:“你家地址在哪儿?”
我翻着白眼把快递上的地址背了一遍(你不认字儿啊?快递就在你手上还非要我告你地址= =)

三天里平静如波啥都没发生...
平静到最后我不平静了...
LN还等着拿着5杂HC呢,您倒是别自个儿扣下啊!扣下您也看不懂= =
于是我化身纯洁小loli给服务人员致电,在经历过无数占线&没人接的荆棘过后,终于打通了最后得到答复“尽快给您送过去”。

于是我圆满的躺平等待新一天的到来。

清晨总是来得这么的早。
鸟语花香...一派怡然自得...
咳咳...跑题了...

直接过渡到第二天中午我饥肠辘辘的迈着蹒跚的步伐扶墙去吃饭。
然后一摸手机发现有missed calls...
于是本着争做文明礼貌好loli的精神我小心翼翼的按了回拨键:“你好,刚才谁找我?”
就听那边一声巨响:
“当然是我啊!”

我愣了一下然后热情全被浇熄...
本以为是快递呢,看这架势估计是哪位万年不联系的同学啥的...
于是我继续充当礼貌小青年:“您哪位?”

那边半天没吭声然后忽然冒出一句:
“你快过来取快递!快点!我太忙送不了!”


我彻底愣了= =

down机5s我终于反应过来...

掀桌!你丫谁啊!
一不表明成分二命令我!
你一快递操着比大爷还大爷的腔儿说话,00看见你都得含恨而终含笑九泉!
你是快递我是快递?你不送却让我去取你还有理了?!
合着我不仅要给你掏运输费还要DT帮你干工作,你是NC已久今儿又忘打针了吧!


于是我站在center中间直接吼回去:“你丫爱送不送!”

结果...

我成功的收到了路人甲乙丙丁的目光洗礼以及大爷大妈纠结的眼神= =



好吧...我又久违的鸡冻了...
遇到JP真是成功让我那颗但丁已久的心灰飞湮灭= =

滚走。
我去找自家小loli治愈我><

鸟蛋

人有巨蛋,BJ只有鸟蛋= =
所以今儿跑国家大剧院遛弯儿去了。

他那京剧展览厅里有块展板写着8个大字:“黄金时代,四大名旦”。
然后就听我很不HD的直接读成了:
“黄金一代,四大Jr。”

今儿一如既往的交响乐。
我一如既往的暗恋那8把大提琴。
嗷嗷~
记得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最喜欢大Bass,结果这观点在头次听现场的时候支离破碎。
我就一纯的大提琴O。喷。

不是我刻薄,今儿乐团的管乐队明显不如弦乐队。
双簧管吹得我直抽搐= =||||||
......

出来去提车,保安一亮计费器我心都碎了。
这哪儿是Parking fees,这根本是剥削朴实的人民群众!
停车费一交完,一杯摩卡没了。
得,我回去喝白开水吧。
......

回来看见我可爱的小泷望瞒着他娘找我来了
so
待会儿哄你睡觉的重任就交给阿姨了XD
你亲妈今儿同学聚会累着了,嘘...

困了,洗白白切~

万恶的Detal

我就是上来发泄的。
不知Detal为何物的TX,请自行去国民百度。

万恶的专业段。
就听那女的哇啦哇啦滔滔不绝的讲了整整3分半钟,我默默按了暂停键然后进行自我安慰+洗脑:虽然咱没听懂多少detail,但是好歹听懂了人perpose讲的是history。

so,我兴致勃勃的去翻scripts...
结果看见段落标题赫然写着:“listen to the part of a lecture,the professor is discussing Botany.”

掀桌!
我以为你丫讲历史呢!
结果你生生讲了3分半钟植物学!
你TM慢点念会死啊!

所谓雷着雷着就习惯了,囧着囧着就麻木了。
可是我TM要靠这考试啊!
你天天S我S不够吗?我彻头彻尾不是一万年M!

爬下去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