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说想念

夜晚,灯火,路过,桥。

站在桥上看见了欢乐谷的过山车。
突然就想念了。
去年,也是这会儿。
也是这么凉的天儿。
也是这么闪烁的灯火。
也是这么安静的夜晚。

却是,
我们三个人的狂欢。

那天我们撒欢儿似的去参加万圣节的限定夜游。
而如今当你看到学校里在卖这次万圣节票时,你只是告诉我,你有想念。

那天我们手牵手从丛林飞车跑到尖峰时刻一边跑一边瞎激动的喊好冷啊好冷啊~
而如今你和他见面了怎么可能还手牵手向前走。

那天我们一边尖叫一边使坏去吓路边扮小鬼的工作人员。
而如今就算我害怕到死也不敢再一个电话拍过去说你俩过来陪陪我吧。

如今。
我只能在走过桥的时候给你发条短信说我BLX了久违的念旧了。
我只能跟你说我们三个。而不是你,我,他。
只有这么多。

谁错过了谁,谁在想念谁。
现实的确不是童话。
也许曲终人散后,离开的离开,忘记的忘记。
但这次,我真的不想感谢。
即使旋律最好的时候,我们在一起。

我们痛,并happy着

很久未认认真真的写过真实的生活了。

忙碌

点头。

忙碌到明明在同一个校园里却一个多月从未碰过面 --->喂,某人你该反省了。去面壁。

忙碌到没有时间停下来去看看这个美好的秋天。笑。

其实我在给自己借口。因为实在是欠债太多嘛~

上周513JQ联谊团经过几个夜晚的呕心沥血,运用专业知识成功开发了一套全J扑克牌。

拇指给各位油菜花。

虽然这一礼拜是每逢大课必实践此神奇纸牌,并且每逢实践必被老师逮住人赃并获,但眼看着我们抱着大无畏的学术精神不断升华完善着规则,某潋还是挥常欣慰的。

中心思想:我们痛,并快乐着。

另:熊你这回拿烙铁烫到我手了,U要负责到底!下回我只管剥线递钳子,你尽情焊吧,哦耶~

12月某人要考T了,于是会消失一段时间。
各位珍重。

边城

有很多东西,只要隔离足够长的时间,那种曾经让我们自信到无以复加的熟悉,会转化为让我们吃惊到无以复加的陌生。

多年以后,我每每想起那天的公车,那两两相依偎的四个头。
美好得让我们每个人都以为,那就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