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别的就要Bvlgari,神你从了我吧!

那些波澜不惊的纯真

你说你很怀念读书时的纯真感情。

你说你和耍了将近4年的那男的分了。

你说你所放不下的,就是那份真情。

你说你和一个比你大九岁的男的在交往。

你说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你说你也经常想,爱情其实就是附属品。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说出口的爱情都变得如此廉价不值得一提?

其实我还是有担心。
我还是喜欢看你小小的喜悦和说不出的得意,在我的视线所及之处笑得让人误以为那是一个天荒地老。
看清他的心,比看清你自己的更重要。
这个年代身不由己的故事,泛滥成灾。
以为很了解的人,曾经很亲密的人,其实横亘了那么遥远的距离,不到最后,我们都察觉不到。
曲终人散,客走茶凉。
俗艳俗艳的花儿,总是开遍现实的每个角落。





鸟蛋

人有巨蛋,BJ只有鸟蛋= =
所以今儿跑国家大剧院遛弯儿去了。

他那京剧展览厅里有块展板写着8个大字:“黄金时代,四大名旦”。
然后就听我很不HD的直接读成了:
“黄金一代,四大Jr。”

今儿一如既往的交响乐。
我一如既往的暗恋那8把大提琴。
嗷嗷~
记得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最喜欢大Bass,结果这观点在头次听现场的时候支离破碎。
我就一纯的大提琴O。喷。

不是我刻薄,今儿乐团的管乐队明显不如弦乐队。
双簧管吹得我直抽搐= =||||||
......

出来去提车,保安一亮计费器我心都碎了。
这哪儿是Parking fees,这根本是剥削朴实的人民群众!
停车费一交完,一杯摩卡没了。
得,我回去喝白开水吧。
......

回来看见我可爱的小泷望瞒着他娘找我来了
so
待会儿哄你睡觉的重任就交给阿姨了XD
你亲妈今儿同学聚会累着了,嘘...

困了,洗白白切~

衰到火星

这一年的开头无比RP。
我现在处在学校滞留期中。
每天进门按指纹,出门打招呼。

第一天,我坐在新中关底层泡芙店里接到电话:“你丫马哲没过,真的。39。”
于是世界宁静了,我愤怒了。

第二天,我自个儿揣着刻录机笔记本外带4个硬盘打车回学校。
还没进门又接电话:“咱屋门上岚家海报让人给偷了。”
于是我望天喟叹:“KAO,果然是红了!”

第三天,我饱含血泪去人文学院教务科查卷子。
一帮行政人员你推我我推你打发我。

第四天,我磨刀霍霍找老师。
一帮行政人员继续一副御姐状耍官腔:“我们不能给你老师电话,这是规定。”
MD,我从小混在大学里长大,什么破规定我没见过!
这里有多少猫腻我不比你清楚!

总计4天,我去了人文院3趟,手机费花了我10+RMB。
最后得到一句:“很抱歉,我们弄错了,成绩明天重新给你录。”
于是世界继续平静,我愤怒不起来了。

我不知道我该以什么姿态面对这一切。
我清清楚楚记得那谁谁老师在电话里跟我谆谆教导/(警告?):
“我们不是说不让你查卷子,只是怕你查出来还不如这分儿呢。”
“你肯定是卷面太低了,我们平时成绩都给你们提了呢。”
“你看你选择才得12分,一看就没好好看书。”
......
然后变成:
“应该是电脑加错分了,我这里只有底稿......”
“我之前跟你这么说还是有原因的...”

我想想很后怕。
如果我不是从小长在大学里不熟悉这里的人情世故,那我永远也不敢杵在教务科里放话你给我找谁谁去重新给我查卷子。
如果我不查,如果我不抓着老师给我查,如果我不抓着老师给我查完卷面再查平时成绩,那我就是尘埃落定的39分。
我差一点儿就成了典型的那种“老师不让你过你就过不了你就是那只任他踩由他捏的蚂蚁”。

这个世界充满着无奈。
我头一次让他整得晕头转向。

09年的开头太衰了。
我应该听从Jerry的话去国子监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