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弟

我回归2天。
请允许我回归2天。
......

今儿有闲于是陪同去观摩某人母校---金融街里那座校风古朴民风纯良的北京八中。喷。

进门儿时狠狠让我脸红了一把。
小保安冲我们走过来的时候我很紧张,我知道这地界儿都是中央各部的子弟管得跟老佛爷寝宫似的严更何况现在已经天黑孩子们都放学了...
结果某个表脸的人一脸无辜冲人挥挥手轻飘飘的整了句:啊,我同学跟上边儿踢球儿呢我过来找他们。

我当时很想替保安一块儿转头拍死他。
人上边操场上驰骋的都是16、7岁的阳光好少年,你一被大学蹂躏了多年的20+老青年也好意思直管人叫同学我真替弟弟妹妹们痛心疾首。
我眼瞅着楼上窗户边儿上穿校服的妹妹们眼睛直勾勾的看下来,估计她们也特纳闷怎么一身高这么伟岸的小青年转眼就成自个儿的同龄人了= =

其实这地儿一点儿都不朴!侧目。
400m操场居然建在2层...
大镁光灯往绿油油的草坪一照看着跟拍电影似的。
搞得我当时深深觉得我就是一海淀的乡民跑西城参观京城子弟们的保育箱来了。
不过我很心水那个透明的篮球馆。
要是当年北航也弄一个我一定奋发图强连大学也留这儿上了。

回去的时候真是艰辛而曲折。
我刚上长安街就遇到万恶的戒严了。><
我就纳了闷了,都这点儿了领导们不回家共享天伦之乐好好吃个晚饭跟外边儿瞎溜达啥。
我眼瞅着空荡的长安街生生不能走于是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早知道我就吃了饭再往回撤也不至于现在搞得跟路边儿的小武警一个待遇---饥肠辘辘浑身乏力的候着领导车队...
oh...no...

累趴下的某人滚走洗白白。
八中俺真DJ你。

北京的风又把我吹得跟孙子似的= =

我站在四环上直咬牙。
我恨限行><

本以为今儿回不来的。
结果没想到实验上到3点+台上的小眼镜儿特可爱的冲我们露齿一笑,然后幽幽的来了句:

今儿是周五我知道大家着急回家于是我们就到这儿。

哦耶。
撤机器鸟兽状走人。

其实今儿实验挺好。
真的。
因为各位姑娘得瑟得很到位。

当时...
盘很得意的指着信号发生器给我看:“看这里看这里!我无意一拧,居然是2.23HZ耶~”
声音不大。
但是瞬间。
姑娘们全起来了。
撸袖子开始调信号发生器。

于是...
223

49 xin

107

118

704.jpg

光喵家人不给我照片于是放不了...呕...我雷死这称呼了结果人JP兼YJ还非得cos loli 这么叫= =

于是最后我黑犬黑犬的滚走。

岩濑先生X生田先生 BY.090307 Vision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Languor......

Languor...多精准的词。
新图是我小妾。三教是我家。
每天半夜迈进宿舍楼滚上床。
每天早上自动醒转都不用早安口勿。
我是机器吗。

RP是会传染的。
我们屋干了一件又一件令人发指的事。
当初七杀出试玩版的时候我们就被那长长的情节拖到吐血。结果这回出了正式版居然是试玩版长度的三倍= =
于是我们小议了一下然后丧心病狂的跑去把人姑娘辛辛苦苦做的源代码给改了orz
结果...

情节是短了。

但是情节也被我们活生生给改了= =

本来是亚麻先死大头后死。
结果被我们搞成了大头先挂掉然后智久不知所措的杵原地cos小媳妇儿样儿顾影自怜......
oh...no......

随之的后遗症就是这周末人做游戏的姑娘过来找我们JQ之╮(╯_╰)╭
据说纠集了各种成分的YJ和JP。
黑犬。
什么KKL,KKF偏T,APA,TO,51黑,TT,k盘,AO,AU...点点点。
帝都果然是好地方= =

然...
刚上着那JP的电磁场我神游着。
当年那大学物理好歹也捞了95+,结果高斯还是那个高斯,积分也依然是那个积分,可是我就是撕心裂肺的不明白Boss在上边讲什么。
谁来掐死我。

再然...
清纯姐姐在讲台上左一句KT右一句APA搞得我完全Fen_Lie。
“KT若是常数那么它叫恒参信道。若是随T变化而变化那么它是随参信道。”
“APA在你们上学期通信原理中提到过的,那个计算公式谁能来说说BlaBla...”
OTL
谁来拯救我的发散。

最后我打算等我把这本儿红包背完了整理一份人名表出来。
比如,283=limb,亚麻=linen,番茄O=idle......
我才是丧心病狂。
点头。